首页 > 小说 > 正文

首席圣医王思琪任心小说by柴米油盐酱醋茶全文阅读

2020-06-28 04:18:40 
首席圣医第十六章 天选之子

任心不清楚自己以后做手术的时候会养成什么习惯,是像王医生这样喜欢说话唠嗑,还是像其他人一样放个自己喜爱的音乐,随着音乐指间挥舞,现在想这些未免太过长远。

老老实实的先把这十例阑尾炎手术的任务早点做完,获取任务奖励才是当务之急。

今天圆满完成这一例阑尾炎切除手术,拿了个开门红,为接下来自己继续蹭手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如果要为自己的表现打个分,任心会给自己打满分!毕竟从小到大,没有拿到满分对于任心来说就是失败。

爷爷任保国四年前在送任心上大学的时候,临上车前把他拉到一边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一张试卷满分一百,而你考了九十五分,其他人考的都没有你高,意味着什么?

任心思考了一下,说了一句自以为正确的答案:“这样我就能拿奖学金,这样就有钱在放假的时候给爷爷您买礼物孝顺您了。”

爷爷任保国当时冷冷的哼了一声,接下来说的话任心一直记在心里,他是这么说的:“意味着你们都是杀人凶手,只不过你手上的血比他们少一点罢了。”

任心当时感觉有点蒙,今天不是送我去上学的日子么?怎么现在的气氛突然好严肃,一点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没得痛哭流涕也就罢了,怎么还来恐吓。

任保国接着说:“医学很残酷,你一个判断失败就意味着一条生命的逝去。好好学习,你现在还有错的机会。我不希望将来有人真的因为你的错误而失去生命。”

任心当时持续蒙圈中,直到车子即将出发,爷爷任保国才摸了摸自己的头,勉励自己说:“拿了奖学金记得给爷爷我买点好吃的”,这才回过神来。

当时的对话一直记在任心的心里,所以大学这几年,任心学习很用功,把能拿到的奖学金全都包圆了,牢牢的占据这年级第一的宝座,无人能撼动。

...

任心换好衣服,因为暂时没有什么病人需要缝合,就先独自回到公共办公室坐了下来。

看到任心进来,刚刚与任心一起被叫过去缝合的住院医师吴天长主动的搭起了话。

“任医生,你刚刚去蹭手术了?”吴天长当时就在一号帘子里给病人做清创缝合,所以王医生问任心想不想见识一下手术的时候也被他听到了。

“对啊!”任心说道。

“什么什么,你才来就蹭到手术了?”一个规培医生有些不敢相信。

“任心,你运气真好。”跟任心来自同一个学校不同班级的实习生羡慕的说。

“我这来了快一个月了都没捞到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啊,哥们!”

“不是去缝合的么?”

“你傻啊,要是单纯去缝合的话,吴天长老早就回来了,他怎么现在才回来。”其他人窃窃私语。

...

整个办公室因为任心第一天来急诊就蹭到了上手术的机会而热闹了起来。

因为在他们这些人中,不乏像吴天长这样的从别的科室来的住院医师,也有本医院培养的规培医生,任心这样的实习生可以说是食物链的最底层了,就连医院里的护工都能对他们吆五喝六的。

现在像这样的好机会落在了第一天来实习的实习生头上,其他人能不眼红么!

医生们蹭手术的目的是什么?

说的好听点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的技术,但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积累手术量,为自己以后留在省人民添加筹码。

就拿任心他们实习生来说,实习的时候如果有机会进行大量的练习,那么势必在找工作的时候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再加上学历的加持,签约一家三甲医院去规培是不成问题的。

而在规培时,评价成绩的最重要的指标就是看积累的手术量。但手术量的积累是很困难的,越是好的医院其竞争越是激烈。

当然,如果你志不在此,只想毕业以后找个乡镇医院混混,开开药,戳戳针的,就无需在意这些。

很显然,坐在这间办公室的白大褂们个个都想着在事业上“上一层楼”,不存在有“混”的想法。

在座的大部分人的资历单独拎出来都是响当当的,不比任心差多少。

就拿吴天长来说,到现在为止已经读了十几年书,从小到大的考试次次年级前列,想当初高考成绩也在全省前一万名,读的是985系医学院,本科五年再加上研究生三年,最后终于是在苏省人民医院当上了住院医师。

上学时早出晚归,熬夜读书,给导师做牛做马也就算了,入了职依旧还得早出晚归,熬夜查资料,给病人忙前忙后,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机会还得在急诊科待着,只是为了多捞点上手术台的机会。

做医生真的很不容易。

拼命如吴天长者多如牛毛,其中不乏那些从协和、华西以及湘雅这三座堪称中国最牛医学院出来的学生。

越天才,越努力。

而天才之间总是谁也不服谁的。

看着其他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任心感觉身子有点发热。

这办公室的冷气果然不行,跟手术室的没法比。

任心找了个靠近空调的位置坐了下,拿出手机玩了起来,一边等候护士下一轮的召唤。

嘭!

办公室的门没过多久又被推开。

这次来的是一名新的护士,手里拿着的是一叠病历。

瞬间,除了任心几个才来实习的学生之外,其余的白大褂们都站了起来,个个都面带微笑,殷勤的向护士打招呼。

“苏大美女好。”

“苏护士需要帮忙么?”

“苏姐姐渴不渴,我这有才买的饮料。”

“现在都四点多了,苏护士你肯定饿了,我这儿有燕麦牛奶,喝一瓶抗饿还美颜。”

...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看谁对了苏护士的口味。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打碎了他们的一厢情愿。

“谁是任心?”

白大褂们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转过身盯着任心看去,眼神里充满着羡慕嫉妒:他难道是天选之子?

是不是天选之子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护士选的。

“我是。”任心楞了一下,举起手。

“跟我来。”苏护士就像之前的李护士一样说完话扭头就走,好像急诊科的护士都是这样雷厉风行,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任心快步跟上苏护士的脚步,离开办公室。

关于忻州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忻州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